麻豆女演员盘点

两宠吃过午饭,良人收拾了一下,将波波跟呆呆兽收回宝贝球,然后也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一下。

关于呆呆兽进化的问题,他也并没有太过忧心,不管怎样也都得一步一步地来,倒是收服大舌贝这件事,良人觉得是该尽快提上日程。

午后的阳光,透过窗户照射进来,印着光斑的白净被单散发着一股洗衣粉的清香,让人不知不觉就变得放松下来。

砰砰的心跳声在安静的环境变得更加清晰,仿佛感觉耳膜都伴随着心跳在鼓动,先有些急促而有力,随着呼吸慢慢地又变得舒缓而沉稳,直到最后意识跟随着暖暖的和风不知飘到了什么地方。

“咔嚓——”

房间门被打开,一个栗红色长发的漂亮少女,带着另个女生过来准备找良人做神奇宝贝对战,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在午睡。

“巧慧,你在干嘛?”岛村未央低声惊呼着说道。

“还能干嘛,当然是把木木的睡姿拍下来啊。”真岛巧慧吐了吐舌头,手机聚焦床上熟睡的良人,咔咔对着脸一阵狂拍。

“走啦,别打扰人家午睡。”

栗红色头发的少女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将还在拍照的少女拽了出去,轻轻地带上房门后说道。

“你这是羡慕我,要不要我发你两张。”

真岛巧慧嘴角勾起一抹娇笑,如葱根般的嫩白手指摆弄着手机笑眯眯地说道。

猫咪少女纯真甜美的清晨图片

“切——谁想要那个家伙的睡照,变态。”闻言少女脸颊不自觉地红了红说道。

“好东西就要一起分享,我发你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从房间出来,楼道里除了两女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外,就只剩下嘀嘀咕咕说话的声音,当然还有不时传来的一阵娇笑。

————

“啾啾……”

熟睡的良人,被窗外几只啾啾的鸟鸣声给唤醒,翘直了腿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,房间里另外两个床位上,大辅和玉川朝日两个家伙,也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。

“砰砰……波波、呆呆兽,出来吧。”将宝贝球打开,把两只神奇宝贝放了出来。

“咕咕~”

小小地午睡了一下的波波,扑扑拍了拍翅膀,习惯性地落在窗沿上吹风,倒是呆呆兽这个家伙,一个瞬间移动跑到床上,在良人刚才躺的地方滚来滚去,憨萌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搂在怀里一阵宠爱。

“呀哆——”

感受到头顶良人手上的温度,呆呆兽卷卷的肉乎乎耳朵抖了抖,身子呈大字趴在床上有阳光照射的那一块,整个懒洋洋的模样。

“走了,我们出去看看周围的风景,这次是来春游的,可不是换个地方睡懒觉的。”

坐在床边把鞋穿上,良人朝还来床上打滚儿的呆呆兽说道。

“波波,走了哦。”

将身上睡得有些发皱的亚麻白衬衫捋了捋,找了个镜子拨弄了一下头发后,良人抱起床上的呆呆兽,向窗台吹风的波波喊了一声,然后这才朝外边走去。

“咕咕~”

听见良人的声音,波波拍了拍翅膀,稳稳当当地落在良人的肩膀上,用小脑袋蹭了蹭良人的脸颊,充满灵性的小眼睛里满是开心之色。

“小家伙,等你进化成比比鸟,我这肩膀可就承受不起你的重量咯。”

伸手捋了捋波波小脑袋上的羽冠,良人脸上带着一抹温和的笑意说道。

“咕咕——”

听见良人的话,小家伙歪着个小脑袋,咕咕地朝良人叫到,好像在说到那时就换它来载良人。

“哈哈,还有呆呆,等你进化了我也抱不动你咯。”

顺着楼道朝外边走去,良人摸了摸怀中呆呆兽的脑袋说道,这个性格有些淘气的小家伙,也不知道跟谁学的,被他抱在怀里的时候,总喜欢伸出肉乎乎的爪子,偷偷地挠他痒痒。

“呀哆——”

听见良人的话,正准备偷偷挠他痒痒的小家伙,停下了小动作,扭头用呆呆的目光望着他,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
“良人,你睡醒啦。”

从楼上下来,院子里正拿着一只园艺剪,给一丛盆栽灌木做修剪的岩風扭头朝他打了个招呼说道。

“岩風大哥下午好,林子小姐和其她人呢?”回了对方一个和善的微笑,良人问到。

“她们一群人去植物园里面去玩了,刚才见你睡得很香,也就没有叫醒你。”

岩風年龄看起来也就比良人大四五岁的样子,灰蓝色的衬衣在罩着一件土黄色的围腰,给人很温柔踏实的感觉,长相虽然并不出众,不过大概是常年做园艺的关系,整个人也有着自己独特的气质。

总体看来这是一个很稳重可靠的人,未央的表姐能够将这么大一个植物园搭理得那么好,想来背后有一半功劳是属于他的。

“哦,那我去植物园找她们了。”

说罢良人抱着呆呆兽就朝外边走去,眼神不经意瞟过院角一盆植物,叶片墨绿长势喜人,在这春风乍起万物复苏的时节,这样墨沉沉的植物倒是显得有些低调。

“好,去吧。”

岩風应了一声后,有埋头拿着园艺剪给灌木做起了修剪。

“咕咕——”

村雨植物园坐落在小山顶的平台上,往山下望去,真新镇稀稀拉拉白色建筑清晰可见,站在山坡朝远方眺望,绵延起伏的小丘陵呈现出生机勃勃的绿色,圆润的轮廓很是惹人喜爱。

一阵清风吹来,带着不知名野花的清香,脚下山坡上的柔柔青草迎风招展,掀起一阵阵绿色的涛浪。

波波欢欣地从良人肩膀上窜了出去,乘着清凉的山风,在蔚蓝的天空上展翅翱翔,声声轻快的鸟鸣让整片蓝天也都充满了生机。

草长鹰飞的二月天,让人心里对接下来的日子,也充满了无法诉说的希望。

“波波,你先自己在这儿玩,我去植物园里看看。”

见波波在天上飞得那么开心,良人也没让它回来,自由对于一只鸟神奇宝贝来说是很重要的,哪怕是被收服了,训练家也要有意识地‘放养’,让它们享受一下翱翔蓝天的快乐。

“唳~”

天空波波发出一声清亮的鹰啼,褐羽的身子一个陡然下坠,用令人赞叹的飞行技巧,再次落到良人的肩膀上。

看来比起蓝天,它更喜欢和良人待在一起。

“小家伙,快快长大吧,等你进化成比雕,就该轮到你载我到天上飞了哦。”

“咕咕”

波波回应了良人一声,一人一宠在这儿许下了对蓝天的约定。

'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