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什么免费的直播软件吗

祝烽头也不抬,沉声道:“你去找薛运的时候,有没有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劲?”

“不对劲?”

小顺子一愣。

要说薛太医的“不对劲”,这是见过他的人都知道的。好好的一个人,几天不见就瘦了一圈,而且脸色苍白,神情恍惚,好像魂被什么东西摄走了似得。

不过,皇上要的肯定不是这个答案。

他费神想了一会儿,突然想到了什么,轻声道:“哎?”

但下一刻,立刻又咬紧了嘴。

他虽然只在皇帝的身边服侍,不管后宫的事,但上一次,薛太医直接在御书房病倒,贵妃娘娘还一大早就跑到御书房来,几个人的脸色都闹得不太好看,这个时候若再提贵妃,怕是也不妥的。

可祝烽已经听到了他的声音,抬起头来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……”

“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在朕面前你若敢隐瞒,就摸摸你那腔子上有几颗脑袋!”

小顺子一听,也不敢再隐瞒,只能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回皇上的话,说是不对劲,但也不是什么不对劲的事,就只是,只是——”

森林里的蓝精灵

感觉到他的迟疑,祝烽沉沉的盯着他。

“只是什么,说!”

“……”

小顺子又犹豫了半晌,才轻声说道:“是,是在昨天,奴婢去太医院找薛太医的时候,正好看到一个人也从太医院出来,是贵妃娘娘身边的念秋姑娘。”

一听到“念秋”这个名字,祝烽的眉头都紧了一下。

但,现在已经不是关注这个奴婢的时候了。

他沉声道:“她去干什么?”

“说来,倒是有点奇怪,”

小顺子道:“她也是去找薛太医的。”

“找薛太医?难道公主出了什么问题?为什么没有人来报?”

“皇上,公主殿下并没有问题,奴婢听说,念秋姑娘去太医院也不是去请薛太医,而是去打听,问薛太医走了没有。”

“走?”

祝烽的眉心又是一蹙。

想到刚刚,薛运瑟缩着在自己面前说起,要辞官的事。

他沉声说道:“她的‘走’,是从太医院回家,还是离开太医院?”

小顺子道:“听那意思,像是问她有没有离开太医院。”

“……”

祝烽深吸了一口气。

难怪……

难怪她突然提出要辞官离开。

从一开始,就是她主动要为自己解毒,而且薛运这个人,虽然看起来软弱,但心性还是非常的坚定,下决心要做的事情,一般是不会轻言放弃的。

可这一次,她却突然莫名其妙的提出要走。

若不是有人在背后动作,她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只是,南烟——

想到这里的时候,祝烽的神情微微的沉了一下。

他之前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,他也以为,南烟已经放弃了对薛运的针对,毕竟,对他们而言,前朝后宫有那么多要做的事,去针对一个太医,实在不是她身为贵妃该做的事。

可是,她却为什么,还是要这么做?

想到刚刚,薛运对着自己时那矛盾又挣扎的目光,他的气息渐渐的沉了下来。

沉默了半晌,他说道:“顺子。”

小顺子立刻小心翼翼的上前一步:“皇上有何吩咐?”

祝烽道:“朕交代你去办一件事,两天之内办好。而且记着,不能让其他的人知道,若是让人知道了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小顺子心里叫苦,也只能乖乖的应了。

一转眼,两天过去了。

这一天,暮色将近,南烟又打算让念秋去太医院那边看看,薛运的考虑结果到底如何。

不过,薛运还没出门,就在门口撞上了皇帝。

她吓得急忙跪了下来:“皇上。”

祝烽只冷冷的瞥了她一眼,也并不理她,直接走了进来,南烟忙起身行礼,道:“皇上怎么过来了?”

祝烽道:“朕过来看看你,也看看心平。”

南烟笑了笑,被他扶着起身后,对着门口的念秋做了个收拾,念秋小心翼翼的退下了。

祝烽走到床边,看了看女儿苍白的脸庞。

沉声道:“还是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”

南烟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
又说道:“不过,妾还是每天都依照太医的吩咐,给她擦洗身子,而且帮她活动手脚,免得血脉租塞。”

祝烽点头道:“你辛苦了。”

南烟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心平是妾身上的一块肉啊。”

两个人守着女儿闲话了一会儿,祝烽再回头看了看窗外,夕阳如火,照在外面的红墙上,反射出耀眼的光芒。

他说道:“今天天气不错,也暖和了不少。跟朕出去走走吧。”

“走?去哪儿?”

“闲逛便是,你也不能老是不出门,出去透透气吧。”

南烟笑道:“好啊。”

她在房内,穿得自然单薄,所以加了一件大衣裳,便跟着祝烽走了出去。

外面的积雪已经化得差不多了,只有大路的两边还有一点碎雪,但已经感觉不出寒冬时节的刺骨严寒,反倒在阳光下,只感到一丝微凉。

冬天,好像快要过去了。

走着走着,感觉到自己垂在身子一侧的手被一只温热的大手握住,南烟抬头一看,是祝烽牵住了她的手。

她忍不住笑了笑。

但也并不抽回来,只乖乖的让他牵着,两个人挨得很紧,连脚步都是一前一后的,闲闲的踱着步。

走着走着,他们到了永和宫门口。

这里自从仁孝皇后过世之后,便一直封闭着宫门,但这个时候一看,宫门竟然打开了,而且门口和墙边,明显也重新打扫过一遍,看上去焕然一新。

南烟愣了一下:“这里怎么——?”

祝烽道:“进去看看。”

“……”

南烟似乎隐隐的感觉到了什么,刚刚两个人虽然是闲闲的踱着步,但祝烽的脚步却像是有目的的,在往永和宫这边走。

而永和宫,竟然在她不知道的时候,就重新开启,而且还被打扫一新。

她只笑道:“好啊。”

两个人便走了进去。

一走进永和宫,果然,里面焕然一新,甚至连房梁和柱子都重新刷了一遍,室内也打扫得干干净净,连一些器皿都换了新。

这——

';